高级模式
查看: 560 | 回复: 1
只看楼主
离线
黔山毛豆(好ID:6841251)   发表于 2016-02-16 18:12:57     
1#
白露后的一天,好像堵住泉眼的那个塞子突然被拔掉,泉水不急不缓但不可遏制的汩汩溢出,一种无可名状的感觉从胸口静而平缓流出,淌到地上,然后慢慢将我没入其中。我的肉身就不高不低悬浮在这种“感觉”里,既不压抑,也不窒息,每个毛孔都浸泡在里面。我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,或听到了什么将它引来的,总之,这感觉来得毫无征兆。
 
我既没有“悲伤”的那种伤感,也没有“悲痛”的那种痛和绝望,更没有“悲惨”的“惨”的感觉,所有因悲而起的“痛”、“伤”、“惨”等“结果”,都没有,只是觉得很悲,这“悲”随时让我涕泪俱下,但我却不知为何、为谁而悲。
 
同时,还感到一种既没有“欢”的那种让人肢体雀跃,也没有“喜”的那种眼眉绽放的颜开,更不是“笑”那样的身形并茂,就只是让你不由嘴角上扬那种似有若无的舒畅和愉悦,就好像口渴喝到一杯茶,就好像淡月挂西窗。
 
在这种“悲”和“悦”里,觉得整个世界好静好空。这种“静”,既不是“安静”,也不是“静谧”,也不是“寂静”,甚至都不是“静”,因为这种“静”不是没有声音。我和平时一样能听到风吹过树梢、汽车引擎的轰鸣、路人的闲谈、和院子里的鸡抢食的鸟长短不一高低不同的十几种叫声……这各种声音好像各自独立互不干扰,又好像本来就是和其他声音混在一起就像同一棵树上的叶子。这种有声音的“静”比没声音的“静”更“静”。“空”也不是没有东西空无一物,而是,沉浸其中,被满满充满又自由流淌。
 
这平缓强大的种种感觉,在我的记忆里从未出现过,以至于在我贫乏的词汇里再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它,我所有认识的字都没办法清楚的表达这种感觉。
 
然后我所参与的不同部门、不同机构的工作,觉得就像从山脚下任何地方出发,不管用了多少时间换了多少种方法是否使用了辅助工具,抵达山上时风景都是同样的。事情就是这样子了。不是没意义,不是低迷和失落,不是无足轻重,成功不必在我,是否“功不唐捐”都随它去吧。就好像晚上8点在湖边散步,地上有自己的影子,有个人对我说“天上有月亮”,我说:“哦”。有我之前,月亮就在那里,没有云,自能见到月亮。
 
年少时,曾梦想仗剑走天涯,看一看世界的繁华。而今马上四十“不惑”了才明白,世界是飘在空中的一朵花,生命不过日出东海落西山的一天短长。而钱,我相信人一生能挣多少钱和该挣多少钱是有定数的。越简单的道理却是越不容易明白。天风浪浪,海山苍苍,我仍如年少时一般轻狂,我要去那20年前就想去,但至今都还没去的地方。后面的时间,管它好还是坏,就看看过去的我都给自己安排了些什么。
 
今日秋分,《春秋繁露·阴阳出入上下》中说:“秋分者,阴阳相半也,故昼夜均,而寒暑平。”南方由此始入秋。
赞 2
 


 
离线
joyistar(好ID:32989)   发表于 2016-05-02 13:19:18      来自 Android 客户端
2#
 
威海信息港:http://www.whnes.cn
 
你需要登录入才可以回帖  登入  |  会员注册

备案号: 版权所有:威海信息港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要啦免费统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安全联盟实名验证 安全联盟行业验证 云运维 腾讯云安全认证 百度V保障